直播乱象

虽然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加强对直播行业的监管,但是仍有部分主播为博关注,传播色情、低俗等内容以牟取暴利。为了规范对网络直播平台的管理,今年7月,国家网信办发出通知,要求全国互联网直播服务企业自7月15日起,向属地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登记备案工作。

2

政策继续加强监管的益处

有关部门继续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的规范管理主要有以下好处:

➡ 改良行业环境:2016年2月,斗鱼直播平台发布“主播最低着装标准图”,要求女性上装最低位置不能超过胸部的三分之一,低腰下装不得低于脐下2厘米;2016年4月,北京文协同百度等20余家从事网络直播的平台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网络直播内容存储时间不少于15天备查,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但是目前的直播,以窥私欲和荷尔蒙刺激的主播吸引为留住观众的主要手段,仅仅靠行业自律很难改良整个行业大环境。

降低监管成本:国家网信办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企业在各自属地的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备案,并且鼓励网民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违法违规的直播行为。有关部门将方针落实,一步步推进,从外部向散播不良信息的网络主播施压;同时向大众科普违法违规的直播行为,发动网民举报,提高民众参与度,降低监管成本。

 

22

一方面,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政策,继续加强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另一方面,中国不少直播平台纷纷走出国门,与当地直播平台竞争,在美国、东南亚、澳洲等地都吸引了不少用户。

出口海外的直播平台

➡ Live.me:自2016年4月上线以来,猎豹旗下的直播平台Live.me在美国等国家位列下载总榜Top1,全球累计下载量已超过了1,000万;Google Play的用户、App Store的下载中约80%集中在美国。2017年5月,Live.me获得6,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 Bigo Live:YY欢聚时代旗下的视频直播社交应用Bigo live主打海外市场,在泰国、越南、印尼、老挝、柬埔寨等市场都有不凡的表现。目前BIGO LIVE共完成1.8亿美金融资,估值已超过4亿美金,月活跃用户近3,000万人。

 

222

沙利文全球合伙人、全球市场战略规划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指出,目前直播APP的盈利模式以“打赏”为主,但与网红分成的盈利模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众对所观看内容的新鲜感;如何在新鲜感降低、消失之后持续盈利,是直播内容同质化问题越来越严重的直播平台需要思考的。此外,“一带一路”的提倡,也加大了国内的直播平台出口海外的可能性;而如何突破文化壁垒融入当地社会,避免水土不服,将是出海直播平台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之一。

 

 

 

沙利文最近出版的与直播相关的部分研究报告包括:

 

报告名称:《现场直播广播工作流程的IP化》

英文原名:IP-fication of Live Production Broadcast Workflows

报告语言:英文

出版时间:2017.05

价格:人民币9,000元或US$1,500

 

报告名称:《推特公司的NFL流受到缺乏参与和盈利的商业模式的挑战》

英文原名:Twitter’s NFL Stream Challenged by Lack of Engagement and Profitable Business Model

报告语言:英文

出版时间:2016.11

价格:人民币9,000元或US$1,500

 

报告名称:《全球智能电视和流媒体设备市场,预测到2021年》

英文原名: Global Smart TV and Streaming Media Devices Markets, Forecast to 2021

报告语言:英文

出版时间:2016.11

价格:人民币29,700元或US$4,950

 

报告名称:《康卡斯特通过直播线性流式平台扩展其商业CDN产品》

英文原名:Comcast Expands its Commercial CDN Offering With a Live Linear Streaming Platform

报告语言:英文

出版时间:2016.06

价格:人民币9,000元或US$1,500

 

报告名称:《实时广播市场的中断 – Ustream公司的SD-CDN》

英文原名:Disruption of Live Broadcasting Markets – Ustream’s SD-CDN

报告语言:英文

出版时间:2016.02

价格:人民币9,000元或US$1,500

 

联系电邮:

Julie.Zheng@frost.com.

home